天山网讯一栋建筑可以同时是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地铁的候车室,几架电梯就能让人随意在各种交通工具中换乘……这是发达国家常见的综合交通枢纽,也是人们盼望多时的“无缝衔接”。PbG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新疆今后将全力构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加快规划建设乌鲁木齐—昌吉综合交通枢纽,通过这一综合枢纽,构建衔接多种运输方式的客流、货流集散中心,逐步实现客运“零距离换乘”和货运“无缝隙衔接”,加强乌鲁木齐对全区的辐射力度,扩大新疆对周边国家和内地省区的影响范围。 Jri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讯
5月24日,自治区交通厅与乌鲁木齐市领导座谈时,交通厅党委书记王新华表示,将围绕“规划大交通、建设大交通、实现大跨越”的总体要求,新疆将优化整合交通运输资源,努力形成优势互补、互相衔接的综合交通运输模式。EiH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5月10日上午,新疆发改委、铁路、民航、交通、城建、邮政、管道建设部门,以及新疆军区、乌鲁木齐市等单位再次聚首,共商各行业“十二五”规划及自治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构建大计。各行业规划日渐明晰,各部门行动愈发迅捷,仿佛已粗绘出一幅阡陌纵横、陆空交织的交通画卷。  国家及自治区的高度重视,专家学者们的认真调研,自治区各交通部门的倾力合作,像几只强有力的大手,推动着新疆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日渐成形。“新疆大地上虽然已经初步建立了综合交通布局网络,但依然有很大空间等待我们去描绘,新疆交通实现无缝衔接将不再是梦想。”自治区交通厅党委书记、自治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建设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新华激动地说。  交通网密度远低于全国水平  综合运输思想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国内外学者对其定义也日趋一致:综合运输体系是指将铁路、公路、水运、航空和管道等部门进行综合调整和统筹,统一规划各种不同的运输方式,防止不同运输方式间过度垄断或竞争,避免交通运输设施重复建设和不合理利用,实现各种运输方式的最优整合和利用。  “通俗地说,就是同一地点,同时拥有机场、火车站和汽车站,人们能够在几种交通工具之间随意换乘;在口岸、运输枢纽、物流园区、工业基地,通过信息平台等工具,货物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从一种交通工具装载到另一种交通工具上。”编制组成员、北京交通大学中国综合交通研究中心主任毛保华进一步解释。  “举个例子来说,一位在乌鲁木齐南郊客运站下车的旅客,如果想接着去机场或火车站,根本无需提着大包小包再去搭乘别的交通工具,不用出站,这位旅客就能在一个平台上换乘火车或飞机。这就是人们盼望已久的无缝衔接,也是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具体体现。”  西部大开发以来,新疆交通事业迅猛发展,综合运输网络的主骨架基本形成,通道功能日益显现。“三纵两横两环八通道”的干线公路网基本成形;铁路同时开工建设10余条线路,取得较大进展,全部建成后将形成“四横四纵”的铁路主骨架;乌鲁木齐航空枢纽港定位为我国西部门户枢纽,正在加快建设;“西气东输”管道、中哈原油输油管道的建成,有效缓解了我国能源紧张的局面。  “但是,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是一个有机整体,而不是各运输方式的简单叠加。新疆综合交通运输虽然有了明显的改善,在供给能力方面依然比较脆弱,交通基础网络布局还很不完善,整体发展水平低。”王新华说。  有关数据显示,2008年,新疆综合交通网密度为10.206公里/百平方公里,远远低于全国综合交通网密度40.892公里/百平方公里。其中公路网、铁路网、民航网密度分别为8.8公里/百平方公里、17.27公里/万平方公里、0.9个机场/10万平方公里,仅仅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4、1/5和3/8。且技术等级较低,运输能力有限,基础设施在区域布局上也呈现“北密南疏”的发展格局。  “除此之外,各种运输方式的发展仍自成体系,总体仍处于以扩张完善网络、提高运能、满足需求为主要任务的快速发展阶段,各种运输方式的发展水平与组合效率都不高,综合交通运输发展的体制尚未理顺,综合运输合力难以有效发挥,这些都成为未来新疆交通发展必须面临和解决的重要问题。”王新华说。  综合交通运输势在必行  从某种程度上讲,新疆的经济就是“交通经济”。如果信息不灵通,交通不发达,新疆就无法融入到国内和国际大市场中,实现不了经济一体化。交通发展反映着新疆这个特殊区域的发展,交通的现代化程度决定着新疆经济和社会的现代化程度。新疆不解决交通问题,交通以外其他行业的发展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自治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建设协调领导小组组长、自治区党委常委宋爱荣在自治区综合交通运输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也曾强调,新疆作为祖国西部边陲,具有特殊的资源优势、交通区位条件和国际地缘环境,在亚欧大通道建设中具有关键地位。随着新疆区域经济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加快,综合交通体系发展对区域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越来越显著。在新的发展时期,无论是在交通基础设施网络规模总量,还是在网络服务水平上,新疆经济发展都对综合交通体系的快速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此,毛保华也作了深入分析。他说,首先,十二五期间,新疆将继续深化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全面提升大企业大集团战略,重点提高经济质量和效益,未来新疆经济将持续快速增长,这在客观上要求交通运输行业为社会提供强有力的服务支撑;其次,今后一段时期,优势资源转换战略仍是新疆必须坚持的经济发展模式,建立一个高效安全的能源大通道势在必行;再次,对各类产业的结构调整和布局优化要求综合交通体系快速发展,既要满足基础原材料、重化工业产品等需求,又要满足与发展现代服务业、旅游业相适应的舒适高效的交通出行服务需求;最后,新疆实施“外引内联、东联西出、西来东去”的对外开放战略,也需要大力发展对外交通服务网络,加强口岸交通建设,全面提高对外运输的通道能力和服务水平。  当前,新疆正站在大开发、大建设、大发展的历史结点上,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基础设施更具有特殊的性能和功能。王新华说:“毫无疑问,建设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是新时期加快发展现代交通业的重大战略任务之一。立足新疆实际,抓紧建设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积极推进各种运输方式的有效衔接,是新疆交通发展的重要方向。”  体系发展思路初步形成  为早日实施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2009年11月24日,自治区成立了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建设协调领导小组和领导小组办公室,2009年12月,自治区相关部门负责人组成调研组,先后赴滇、苏、京、琼等省市实地调研,并与北京交通大学等学术研究机构座谈,结合新疆具体实际,形成了新疆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初步思路。  2010年1月、2月和4月,北京交通大学编制组专家一行先后三次来到新疆,对新疆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编制相关内容进行现场调研。3月9日,自治区在北京举行座谈会,与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铁道部、国家民航总局等国家有关部委交换意见,共商加快构建新疆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大计。  据了解,目前的编制工作正在加紧进行。全长156.7公里的乌昌区域绕城高速公路项目已部分纳入,并计划于2011年开工建设;乌鲁木齐城市轨道交通、兰新第二双线高铁客运站换乘枢纽的前期研究工作也已展开。  构架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现代综合运输枢纽,特别是联接航空、铁路、公路、城市公交等各种运输方式的中心城市,综合枢纽是关键。新疆正在加快规划建设乌鲁木齐—昌吉综合交通枢纽,构建衔接多种运输方式的客流、货流集散中心,逐步实现客运“零距离换乘”和货运“无缝隙衔接”,加强乌鲁木齐对全区的辐射力度,扩大新疆对周边国家和内地省区的影响范围。  另外,新疆还规划在哈密、喀什、库尔勒、精河—伊宁—霍尔果斯等多条重要运输通道交会的地区规划和建设综合交通枢纽,这些枢纽将作为区域性的辅助枢纽,配合乌昌枢纽,构成新疆综合交通运输网络的主要节点。在乌鲁木齐、奎屯、喀什、伊宁、博乐等中心枢纽城市和主要边境口岸城市,自治区还规划加快建立一批起点高、规模大、辐射强、功能齐备的物流基地或物流中心,大力促进现代化物流产业发展。

  此外,有关部门还规划在哈密、喀什、库尔勒、精河-伊宁-霍尔果斯等多条重要运输通道交会的地区规划和建设综合交通枢纽,这些枢纽将作为区域性的辅助枢纽,配合乌昌枢纽,构成新疆综合交通运输网络的主要节点。  据了解,所谓综合运输体系是指将铁路、公路、水运、航空和管道等部门进行综合调整和统筹,统一规划各种不同的运输方式,防止不同运输方式间过度垄断或竞争,避免交通运输设施重复建设和不合理利用,实现各种运输方式的最优整合和利用。  “通俗地说,就是同一地点,同时拥有机场、火车站和汽车站,人们能够在几种交通工具之间随意换乘;在口岸、运输枢纽、物流园区、工业基地,通过信息平台等工具,货物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从一种交通工具装载到另一种交通工具上。”编制组成员、北京交通大学中国综合交通研究中心主任毛保华说。  作为乌昌综合交通枢纽的重要一环,自治交通厅计划近期成立乌昌绕城高速公路领导机构,积极争取将乌昌绕城高速公路项目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中。“如果这个项目得以实施,将会形成以乌昌地区为中心辐射全疆的棋盘式、圆环形、放射性的全方位立交体系,从而带动天山北坡经济带以及北疆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自治区交通厅党委书记、自治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建设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新华说。  据了解,我国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建设与发展中数据显示,2008年,新疆综合交通网密度为10.206公里/百平方公里,远远低于全国综合交通网密为40.892公里/百平方公里。其中公路网、铁路网、民航网密度分别为8.8公里/百平方公里、17.27公里/万平方公里、0.9个机场/10万平方公里,仅仅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4、1/5和3/8,且技术等级较低,运输能力有限,基础设施在区域布局上也呈现“北密南疏”的发展格局。

  在王新华看来,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的召开,无疑为新疆综合交通运输迎来跨越式发展的机遇。他提出,
随着乌鲁木齐与周边城市交通联系日趋密集,依托现有交通体系,亟需建立一个涵盖乌鲁木齐及周边城市的大交通圈,以最大限度提高交通通达性。  此前在5月13日,新疆与交通运输部会谈时,交通运输部副部长翁孟勇提出,加快交通运输发展是加快推进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重要举措和重要支撑,交通运输部支持新疆提出的交通先行、加快发展的发展思路和举措,加大对自治区交通运输发展的扶持力度。  王新华在那次座谈会上提出,需要交通运输部支持新疆“十”字型高速公路主骨架建设,支持加快国家高速公路网新疆境内段项目前期工作,对新疆部分高速公路项目实行特殊审批,对新疆交通建设给予更多的资金支持。  翁孟勇表示,交通运输部将积极贯彻落实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的精神,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来考虑新疆的发展问题,与新疆签署“部区共建协议”,共同推进新疆交通跨越式发展。  自治区党委常委宋爱荣指出,西部大开发以来,特别是“十一五”期间,新疆公路、铁路、民航等交通事业快速发展,初步形成了以公路运输为主要方式,铁路运输为主骨架,民航和管道运输相配套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有力地支撑了自治区经济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此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交通各行业要抓住新疆大建设大开放大发展的历史机遇,围绕“规划大交通、建设大通道、促进大流通、实现大跨越”的总体要求,实现我区综合交通运输跨越式发展。  交通厅相关负责人认为,以往由于职能划分的问题,交通部门不参与城市交通运营,所以城市交通的建设和运营之间难免出现脱节。现在,要以城市为节点,不断提升交通运输服务保障能力,共同参与构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据了解,
2008年底新疆综合交通网密度为10.206/公里/百平方公里,远低于全国综合交通网密度40.892/公里/百平方公里,还不能满足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因此,新疆需要大力提升交通网络总量规模,重点建设运输大通道,充分发挥综合运输体系的组合优势和整体效率。  自治区已在去年底成立了自治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建设协调领导小组,旨在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统筹各种交通运输方式发展,实现交通运输可持续发展。编制组成员、北京交通大学中国综合交通研究中心主任毛保华提出,新疆作为一个资源优势区,应研究建立基于低成本、大容量的运输网络。此外,还应推进连接航空、铁路、公路、水运、城市公交等各种运输方式的中心城市综合枢纽建设,尽快建成几个现代综合交通运输走廊及枢纽,以扩大新疆对周边国家和内地省区的影响范围。  按照相关规划,到2020年,新疆将力争建成连市接县,通乡达村,东联西出,高效快捷,总里程20万公里的全区公路网。到那时,新疆快速干线公路网直接连通新疆现有88个县市中的64个,连接新疆全部的铁路枢纽站场和各支线机场。只有形成更高层次的“大交通”格局,才能逐步实现客运零换乘、货运无缝衔接的现代交通运输体系。

责任编辑:姜雪PbG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责任编辑:姜雪EiH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