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老人送进养老机构,支付一段时间的费用之后,就不管不问了,这样的子女有一个共同的称呼——“甩老族”。前段时间,外地一些养老机构发生多起“甩老”事件,老人家属无一例外都是欠费玩失踪,养老机构又不能把老人赶出去,只能贴钱照顾。

以老年人养老为线索推动剧情的电视剧《都挺好》难得地受到了年轻人的关注。
“作天作地戏精老巨婴”苏大强的养老历程格外曲折:先是要跟着大儿子去美国定居未果,不得已和二儿子一家挤在一个屋檐下,后来受不了闹着让大儿子买房给自己独居,却在独居时被保姆骗钱骗感情要去自杀,还一直不愿意被女儿接回家住,嚷着让儿女把自己送进养老院得了。

时下,“甩老族”时有所闻。88岁的张阿姨在乌鲁木齐爱民老年公寓已经住了十多年,她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除了每月将费用打过来,儿女很少来看望她。65岁的陈金秀2014年9月底被大儿子送到南京宁康老年康复护理院,之后一直由大儿子替其缴费,但去年大儿子因病去世,赡养责任落在小儿子安某身上。不过,安某来过几次后,就没再出现过。陈金秀每周挂水和治疗等费用,都是由这家养老院开支。

进养老院,对很多老人来说是个心理上过不去的坎。苏大强这样的城市老人尚且把养老院作为最后的退路,进养老院对大部分农村老人来说,更是个迫不得已的选择。在国家统计局对我国农村老年人养老状况的调查中,无论东部、中部、西部、东北部,绝大多数老人都倾向于和子女合住或独居,而选择敬老院、福利院、老年公寓、村子日托所等各类养老机构的老人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子女“甩老”,不妥之处很多。一是子女把老人送去养老院生活,实际上子女与养老院之间属于商业契约关系,子女“甩老”,是一种违背商业契约精神的行为。二是不少的子女做“甩老族”,会让一些本身运营就困难的民营养老机构经营雪上加霜,难以可持续性发展。三是子女“甩老”,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应当受到舆论的遣责。四是子女“甩老”,也是一种违法行为,还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七十五条规定:对老年人负有赡养义务、扶养义务而拒绝赡养、扶养,虐待老年人或者对老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的,由有关单位给予批评教育;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不能接受自己被送进养老院,是农村老人们的普遍态度。老人们认为“孤老才进养老院”、“进养老院不光彩”,在保守的老人看来,养老主要是儿女的事,进养老院会使得儿女们承受舆论压力,被认为是儿子不孝或家庭关系不好。此外,很多老人觉得“在养老院不自由”,老年人早已习惯自由温情的村庄熟人社区,因此不愿进入养老机构被人管束。另一个考虑是经济压力,市场化的养老机构普遍收费较高,这笔费用超出大多数农村家庭的承担能力。

我国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1亿,占总人口的15.5%,已经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让老年人不被“甩老”而老有所依,是一件现实而又很有意义的事情。

lom599le百家娱乐登录 1

老龄化社会,养老是“家事”,也是“国事”,遏止“甩老族”,要对子女进行道德感化,也要政府设计相关养老制度托底。

lom599le百家娱乐登录,不仅仅是农村家庭难以支付养老院的费用,城市老人也同样承受着养老的经济压力。退休后的养老保险金是养老的重要经济保障,根据人民网强国论坛援引《中国统计年鉴》的数据,2016年全国养老金平均水平大约为每月2300元:我国大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月均养老金都在2000至2999元之间,四川、湖南、江西、吉林的月均养老金还不足2000元,只有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和青海、西藏的平均养老金突破了3000元每月。

对子女进行道德感化遏止“甩老族”,就要转变“甩老族”的思想观念,让子女认识到赡养老人的重要性,这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道德。单位和相关部门的宣传引导少不了,要多多树立子女养老的正面典型,形成尊老爱老的良好氛围。对于“甩老族”,相关部门也要作好解释和调解工作,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甩老”的错误之处,并纠正自己的不良行为。

大部分地区的月均养老金仅仅能勉强覆盖中低端养老院的收费。每月3000元以下的养老院定位大多为中低端养老院,以公办养老院为主,按照《养老机构管理办法》规定,政府出资的公办养老机构优先保障孤老优抚对象和经济困难的孤寡、失能、高龄等老年人的服务需求。因此,一般公办养老机构会有“入住条件”,只接受“半自理”或者“不能自理”的老人,如果有剩余床位才会接纳其他老人,因此常常排队入住,一床难求。

遏止“甩老族”,政府部门设计相关养老制度托底,一方面要作好低收入家庭的救助保障工作,让每一个老人都能老有所养;另一方面政府部门也出台相关托底政策,给民营养老机构发展提供保障,比如,建立救助基金,替家庭贫困的老人先行垫付养老费用,再向子女追缴等等。当然,民营养老机构也要想方设法降低营运成本,不一味追求盈利,而要保障老年人的生活质量,也是不能忽视的。

《2017中国养老金融调查报告》显示,有29%的老年人愿意为养老院支付1001-2000元每月的费用,23.5%的老年人愿意支付2001-3000元每月的费用,18.4%的老年人能接受1000元以下每月的养老院—-有超过7成的老年人对养老院的月均支付意愿不超过3000元。即使前期养老储蓄、子女赡养和政府津贴等一定程度上可以补贴老人退休后的生活支出,但养老是个“入少支多”的过程,因此没有雄厚资产的老人们可能会被迫选择支出较低的养老方式。

责任编辑:金刀

lom599le百家娱乐登录 2

中国的老人,越来越多了。根据联合国的标准,当一个地区的60岁以上老年人达到总人口的10%,或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7%,则视为该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而我国早在1999年60岁以上人口就已达到10.3%,进入老龄化社会。自2013年我国60岁及以上的老人突破2亿大关后,2018年我国老龄人口已经逼近2.5亿。作为世界上惟一老年人口过亿的国家,我国每千名老人拥有的床位数量在近5年却一直浮动在30张左右。据统计,目前月收费3000元以下的养老院入住率几乎是百分之百,而收费在8000元以上的养老院入住率仅有百分之三十。价格低廉的养老院一床难求,价格昂贵的养老院床位空置,养老院床位供需不平衡的局面就此形成。

lom599le百家娱乐登录 3

养老问题,将是我国未来30年发展的宏大主题。根据联合国在2015年的测算,我国60岁以上人口将在2055年左右达到最高峰5.07亿人,老龄化问题将会在未来几十年快速激化。与此同时,独生子女一代将承担起养老重任,“一对夫妻、四个老人、两个孩子”的家庭模式将普遍存在,年轻夫妇分身乏术,对传统的家庭赡养形式形成挑战,近几年出现的“抱团养老”等养老新模式,不失为对这一现象的回应。

新京报曾报道过杭州萧山区11位老人在一栋别墅里抱团养老的故事:2017年5月,“抱团养老”的发起人王桂芬在当地媒体登载了一则“招租启示”,以每月1500元或更低的价格招募六七十岁的老人住进自家别墅,10天后,就有100对老年夫妻报名,其中的5对在7月正式入住。原本素不相识的他们结成团体,按照值班表买菜、做饭、洗碗,一起散步打麻将,共同抵御衰老和孤独。相比为整个国家的老人解决养老问题的宏大意义,他们对自己追求的意义概括的很简短——“我活着,还健康。”

6月23日中午,别墅内7名老人拍下合影

(新京报记者 陶冉摄)

抱团养老也好,进养老院也罢,这些在传统“养儿防老”观念下被视为不孝的举动,正真真切切地解决着现实困境。无论如何,在养老问题上,老人们的思想转变之路、养老资金的妥善解决之路、养老机构的发展扩张之路,都还很长。

新媒体设计:许骁

实习生:王子薇

校对:刘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