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有机会与青年教师谈谈心,讨论一下大家发展的机会,同时也发表我对一些问题的观察和思考。

2003年11月29日至30日,我校自动化学科学与技术系举行了“西安交通大学自动化学科发展研讨会”。本次会议的目的是根据国家和学校对自动化学科的发展规划,研究我校自动化学科的发展方向、促进青年教师的成长、并对未来实行“教师考核聘任机制”进行初步探讨。自动化科学与技术系的全体教师60余人参加了研讨会。
副系主任韩九强教授作了会议动员报告,总结了目前我校自动化学科教师队伍建设、人才培养、教材建设、重点学科和实验室建设的现状。
研讨会上,系主任韩崇昭教授从学科发展的角度对本次会议的主题作了进一步的解释和说明,同时就自动化学科未来的发展作了专题报告,内容包括了复杂系统理论与应用研究、多源信息融合与智能信息处理、智能系统与机器人、精确制导与先进导航理论及技术研究、复杂工程系统的故障诊断与容错控制、网络化系统与信息安全技术研究等几个优先研究方向。
胡保生教授就“控制发展的未来方向”简要地做了介绍,并特别针对我校自动化学科目前存在的人才流失、经费不足以及重点学科建设等问题提出了解决看法。
李人厚教授在研讨会上给大家做了题为“自动控制面临的挑战”的学术报告。自动控制是一门交叉学科,它包括了基础学科、应用领域的很多方面。李教授在报告中着眼于自动控制的国际前沿研究领域,展现了自动控制在航空航天、信息和网络、智能控制、生物学和医学等七大领域中的应用成果和亟待突破的课题。报告不但拓展了大家的视野,更给我校的自动化学科发展提供了思路。
在本次的研讨会上,自动化科学与技术系的在岗正副教授和骨干青年教师分别作了“个人工作总结与展望”。大家通过对自己三年来教学科研工作的总结,谈收获、找差距,并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设计发展思路。在老教授们的指导下,明确了自己的努力方向。
与会教师们还就教师队伍建设、课程体系设置、教材编写、前沿课题研究等方面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提出意见和建议。
通过本次研讨会,自动化科学与技术系的老中青三代学术梯队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沟通,对过去进行总结,对未来进行规划。给我校自动化学科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腾飞交大文字、摄影:赵力2003.11.30

为进一步加强青年人才队伍建设,为青年教师搭建更广阔的学术交流平台,营造宽松活跃的学术交流氛围,11月1日、2日,北京大学人事部分别组织开展了“青年教师学术沙龙”第十期、第十一期活动。

按照联合国的划分,45岁以下算青年,好,有了这个前提,就界定了今天我们今天讨论问题的对象。

11月1日,第十期青年教师学术沙龙在勺园举行,本期沙龙聚焦“人工智能”专题,来自北京国际数学中心、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工学院以及外国语学院、基础医学院的近30位青年教师参加了沙龙。活动特邀信息学院黄铁军教授,工学院院长、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张东晓教授,教务部部长傅绥燕教授,科学研究部副部长韦宇,学科办公室副主任张存群,信息与工程科学部办公室主任刘小鹏出席。沙龙由人事部副部长俞蕖主持。

应该说,我们机械学院机器人研究所在学术梯队的建设方面还是不错的,在教师的知识结构、学历层次、年龄组成等方面都相对比较合理。24个定编的名额里面有16个博士,45岁以上4人,教授7人,也就是说有20位45岁以下的青年人。显然,青年教师已经成为教学科研的生力军,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毫不过分地说,青年教师已经成为,而且将继续成为学校的核心竞争力。我们机器人研究所关注梯队建设始于80年代中期,这首先得益于张启先院士的未雨绸缪,我认为这是他的重要贡献之一。当然也离不开学院和学校的一贯支持。

图片 1

因为与青年教师时有接触,对他们的工作状态有一定的观察和了解,我看当前可以将青年教师归结为三类群体:

 

第一类:”事业有成”的群体。

第十期活动现场

这一类群体的标志是文章、课题、经费样样有,在学术界有一定影响,有的已经有了教授甚至或者博导的头衔。总而言之,日子比较好过。他们大概占到青年教师总人数的15%~20%。

报告分享环节,北京国际数学中心文再文老师介绍了他在随机优化算法方面开展的研究工作;心理学院李晟老师从知觉学习机制的角度介绍了认知神经科学的发展;信息学院孙栩老师分享了其研究团队围绕自然语言生成关键技术研究的最新进展;工学院王启宁老师以“迈向学科交叉的机器人技术”为题介绍了当前国内外机器人研究的现状以及他的团队在机器人研究与应用方面的主要工作,并阐述了他对当前机器人智能化的理解。信息学院卢宗青老师分享了其在“基于通信的多智能体协作”方面开展的研究工作,指出通信极大提升了协作效率。

他们创业的过程又可以分为两种情况。

交流环节中,黄铁军就随机性在算法中的重要性、自然语言处理在真实系统中的验证等问题给出自己的建议。他鼓励青年教师要加强原创性理论和关键技术的突破,同时注重校内相关学科之间的人才协作与充分交流,抓住当前人工智能发展的大好机遇期,力争在人工智能的新理论、新技术等领域有所突破。张东晓结合青年教师所处职业阶段的特点,建议大家作为重要学术骨干和未来的学术带头人,在独立发展地同时要在重大项目的申请和研究上加强合作,充分发挥好北大的交叉学科优势和来自不同学科老师的专长。与会教师围绕算法优化、机器人情感交流、医学与信息学科合作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和交流。

一种属于”海归派”,他们短期公派留学师从名流大家,归国后有较高的起点,又在前几年抓住了机遇。早期海归派中这种成功的例子比较多。现在海归的标准水涨船高了,我想要至少有8~10年的留学历史,在国外占据一定的学术地位才比较又机会在大学谋得职位。

11月2日中午,第十一期青年教师学术沙龙在静园二院举。本次沙龙以“语言、逻辑、认知与计算的‘拉拉扯扯’——跨文理交叉研究中的探索与实践”为主题,由哲学系王彦晶老师作为召集人并主持。沙龙吸引了来自中国语言文学系、哲学系、外国语学院、对外汉语教育学院、信息学院、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等院系的30余位青年教师参加。学科建设办公室副主任贺飞、社会科学部副部长王周谊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了活动。

目前处于竞争大潮众的各校领导都想明白了,这种人才引进花费的”成本”比较低,见效快,因此不惜重金纷纷”招聘”海外人才。我相信这是一个趋势,事实上我觉得至少机器人研究所引进的步子还不够大。举个例子,新世纪以来上海交大机器人研究所就一下子引进了丁汉、郑元方、高峰、朱向阳等几位机器人学术界比较具有实力的人才,一下子提升了竞争的实力,具有强于北航,超过哈工大的趋势。引进大牌教授和杰出青年,这关系到我们学科永续发展的问题。这可以比成”输血”机制,对提高肌体活力是有好处的,但显然也构成对青年教师的挑战,我想大家要有思想准备,坦然面对和接受这种挑战。其实这也不是新发明,美国一直就是这么干的。

图片 2

另一种属于学科”梯队”培养出来的人才,土生土长的。杨振宁教授说过,他成功的原因在于方向对了。世界上研究物理学的千千万万,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寥若星辰,原因不赖天分,在方向。青年教师身处一个好的梯队之所以幸运,就是能够分享前辈们很长时间摸索的若干比较正确的研究方向,奠定一个学科方向至少需要经过10年以上的积累。梯队如同肌体自身的”造血”功能,比前面的输血更可贵。

 

学科的发展总会出现阶段性的”机遇期”。机器人研究所的底子是机械原理教研室,就是在70年代末期~80年代初期赶上了世界机器人发展的机遇期,张启先院士及其同事抓住了这个机遇期,这是学术带头人的高瞻远瞩,我们应该记住所有作出学科发展贡献的老同志。

第十一期活动现场

对这一类青年教师群体有什么建议呢?我想有两条:

王彦晶首先介绍了沙龙的背景。他从语言、逻辑、认知与计算的关系出发,介绍了本期沙龙选题的主要目的,希望通过不同学科的交叉交流,围绕共同话题,打通学科壁垒,在一些教学研究领域更好推动相关主题的合作和发展;中文系詹卫东老师从面向计算的语言学研究工作模式以及对当前语言学研究理论框架的反思出发,从结构化、形式化、数据化、可视化等视角为大家介绍了语言学研究的相关工作;中文系汪峰老师以“白语多样性与白族的多样性的关联”为题,分享了将传统语言学研究方法和生物学研究手段相结合,从生物学基因谱系出发,对不同族群语言之间的关联所做的系列研究工作;外国语学院胡旭辉老师从跨学科的理论基础、研究起点、未来展望等层次介绍了自己在句法研究与认知科学交叉研究中的成果与心得;前沿交叉研究院葛鉴桥老师以“人脑功能和语言、认知”为题,从人类对大脑与意识、智力的探索出发,介绍了目前脑与认知科学的研究发展、磁共振在临床医学、生命科学研究等领域的研究应用以及在大脑语言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信息学院吴玺宏教授以PKU
Test为例,为大家介绍了学科交叉视域下的心智模型建构,提出大数据时代机器学习存在若干问题,智能研究需要转向等论断;哲学系周北海教授点评了上述报告,他充分肯定跨学科研究的意义,建议年轻教师在本学科之外加强与不同学科领域学者的交流,做真正感兴趣有深度的研究,他同时指出跨学科人才培养是一种趋势,我们自己的研究要有前瞻性,要看到学科发展的未来方向;王周谊、贺飞就学术资源、经费管理的政策及应用等问题提出建议。与会教师还就语言互动,口语、自然语言和机器语言的结合,脑科学在语言学研究中的应用等问题展开热烈讨论与交流。

第一条是前瞻性。在过去的年代里,青年教师跟着导师干,精神固然可嘉,但毕竟低头拉车就可以了,抬头看路是大牌教授的事情。今后的情况不同了,问题来了,一旦我们自己成了领军人物,吃老本不行了,会不会出现新形势下的”方向迷失”?机器人研究所这25年,其间存在若干机遇期,存在若干变数,80年代是工业机器人,90年代是服务机器人,21世纪是微型和仿生机器人,如果出现”方向迷失”,往往”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只有审时度势,求新图变,赋予学科发展新的活力,才能领导研究的时代潮流。请大家思考最近80岁退休的美国国际集团的总裁格林伯格有一句话”如果所有的人都朝一个方向走,那个方向肯定是错误的”。

“青年教师学术沙龙”是青年教师培训发展的重要平台,北京大学人事部将继续围绕青年教师职业发展、学术前沿、科研合作、团队建设等主题定期开设学术沙龙,并与岗前培训、青年骨干教师培训、青年人才国情研修、青年教师教学发展计划等活动有机结合,不断优化青年教师发展平台,为青年教师成长创造良好条件,积极助力学校高水平人才队伍培养和“双一流”建设。

第二条是”百尺竿头,更上一层”。解决了第一个方向问题,才轮到第二个问题,就是在正确的方向上制定更高的目标,例如争取拿到国内学术声誉比较高的自然科学杰出青年基金?因为这是学术水平的标志。最近我评审了6位杰出青年基金的候选人,真正有水平的仅仅一、两个人,因为有自己的理论体系。

百尺竿头就是不满足教授的头衔,而是搞清楚自己在研究上是不是真正成熟了,成熟的标志是什么?我认为一个教授在研究上是成熟的,大致的标准是形成稳定、优势的研究方向,有自己的学术梯队,有一批科研成果,有良性持续发展的潜力,得到同行的认可,有一定知名度。上面几条的排序很重要,有因果关系在里面,有些人往往本末倒置。

第二类:困惑于”路在何方”的群体。

这部分群体的标志是有活力,有能量,但是苦于如何释放这些”潜在”的活力和能量。每一次职称评定、岗位聘任都能强烈地感受到一批这样的群体。他们也有少量课题,但不稳定,随意,目标不清,缺少论文题材,人数的比例占到50%~60%。

十五年来,我们看着哈工大机器人研究所成长起来,几个骨干或是被提拔成校一级的领导,或是被学术界认同,原因很简单,就在于机会长期惠顾他们,他们也抓住了机会,结果就在实践中锻炼成长起来了。如果我们学校的每一位青年教师也有这样的机会,答案同样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关键的问题还在于机会!

关于机会,我的建议是下面的三条:

①和他人合作!
合作就有机会,有事情做比没有事情做好得多。我们一些教师一上来就想惊天动地,那不大容易,常理是”先做媳妇后做婆婆”。

课题是最重要的,名分是其次的。有课题论文师水到渠成的事情。

②学校引导。据说大连理工大学在”211建设”中重点推行一项”生物+X”计划,就是以生物为核心促进与其他学科融合。学校承担新学科的研究基金,在这个旗帜下集结一批青年散兵游勇。我觉得这个经验值得借鉴。例如我们在90年代中期就没有抓住微型飞机的机遇,如果利用得当本来可以得到纲举目张的效果,为青年教师开辟一片发展的处女地。大连理工大学人事和科研部门对梯队建设起到的黏合剂作用值得借鉴。

③千方百计找课题。不要怕申请失败,不要指望努力会一次成功。北航教师在争取课题”锲而不舍”的精神方面尚有差距。

网络时代搞研究更需要保持”慎独”。信息对大家都是平等的,那么申请项目的优势已经不在80~90年代那种新信息、新名词、新概念的水平上了,而是比前期研究的成果,或者实验平台,这种前期”铺垫”需要耐得住寂寞。

第三类:”安于现状”的群体。

这部分群体状态的标志是按部就班教课、带实验、带课程设计,过着平稳的生活。人数大约占到20~30%。

这部分群体大致有两种人:一种人倒不是天生的安于现状,而是长期形成的习惯。人们内心普遍存在一种”从众”心理,即习惯于仅仅与身边的一小群人攀比,小富即安,很容易心理平衡,或者心理满足,久而久之变成”惰性”,而”惰性”十分害人。高为炳院士说过很有道理的话,就是青年人发展的差距主要是在毕业之后形成的。因为在大学毕业前大家受教育的机会几乎均等,充其量也就短短的十几年。毕业之后才是个人治学真正的长征,一天多学一个小时,积少成多,才是路遥现马力。

另一种人的惰性源于思维定式,给自己制定的标准还停留在过去的”工作量”上,达到工作量就满足了,自我要求没有”与时俱进”。我们身边有许多水涨船高的例子,这几年来学校留校教师的条件就在不断地水涨船高。

估计这部分群体大约在20%~30%,如何将这部分资源”盘活”,是重大的课题。我的建议是:

①经常为自己制定短期的目标,具体、务实、以便于检查和鞭策。

②客观的、冷静的自我定位。对自己的特长和舞台要心中有数。每一个人的人生舞台都是有限,”务外非君子,守中是丈夫”,提倡是实事求是地做好人生的规划,不好高骛远。

③师德问题。青年教师与学生接触的机会比较多,就产生一个榜样的问题。北航老教师的优良传统是除了学术造诣高之外,还很注重钻研教育学、心理学、教学法,提高个人的素质修养。如果教师的学不高,身不正,如何成为学生的典范?

相关文章